不会讲故事,只会编故事

【黄志雄×曲和】黄日跳观察日记(一)*伪末世/丧尸/哨向

*末世丧尸 哨响 AU

*应该会有不少BUG,记得木木只是个段子手好嘛!爱我(*/ω╲*)

 

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
周围的战友非常不对劲。

他扶住身边一个差点摔倒在地的战友,“没事吧?”

那人抬起头与他对视的眼充血得泛出诡异的红,脸颊至耳后根处的皮肤龟裂出腐烂的黑肉。他赶紧收回手,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。

几乎同时,原本虚弱得差点跌倒的人动作敏捷的向他扑来,张着的试图咬上他的嘴里散发出一股恶臭。

角雕咬住想要趁机缠上他小腿的蛇,叼着它用力摔打到地面上。

他弓下腰一偏身躲开扑上来的人,拳头用力击打到眼前的肚子,打上去的质感像陷入粘稠的胶水中拖泥带水又带着滑腻腻的手感。

他抬眼准备查探清楚这一变化,发现完全没有必要了。

他的战友丧尸化了。

周遭响起被啃食的尖叫,子弹胡乱地开始四处扫射,精神体混乱的纠缠厮杀。

面目全非的战友又朝他扑来,他取下背在身后的SPAS-15,散弹枪的子弹直接将他瞄准的脑袋打爆,脑浆四散,引来周遭更多丧尸化的战友。

扣动扳机,奔跑,换弹夹,再扣动扳机……

 

狞猫蹲在床边甩着尾巴好奇地看着曲和,动动耳朵甩一下尾巴,舒服地窝到地毯上。

曲和将床上人的伤口包扎好,见他紧皱着眉似乎是被梦魇怔住了一般,便释放自己的精神力去一探究竟。

意识云里一片雾蒙蒙的灰色,曲和小心地往前行进,狞猫用脸蹭一下他的小腿,曲和低头看他一眼,“去找找看!”

得到命令的狞猫一下窜出老远,曲和利用精神触角挥散四周的浓雾,同时寻找隐藏其中的这片意识云的主人。

狞猫发出一声低吼,曲和循着它的声音过去,一只角雕护在那人身前,对狞猫发出警告的叫唤声。

“卡萨尔!”曲和叫回自己的精神体,角雕依旧防备的看着他们。

曲和缓步踱过去,角雕向后退一步,疲惫的煽动翅膀以示警告。曲和走近,蹲下身抚摸它的脑袋,狞猫也趁机凑近,用舌头轻舔角雕受伤的翅膀。

见角雕渐渐放松,曲和起身查看它护着的人。

“黄日跳!”曲和轻拍他的脸,精神触角快速地驱散意识云内的迷雾,“黄日跳,醒醒!”

迷雾渐散,地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,同时,曲和撤出他的意识云。

 

黄日跳睁开眼,立刻撑着身体坐了起来,他环顾一眼所处的环境,立即注意到床边守着的曲和和他的精神体。“你是谁?”黄日跳警惕地开口,嗓音因为昏迷时间的原因显得沙哑。

“曲和。”曲和报了自己的大名,不过显然黄日跳是不会听说过这个名字的,于是接着补充道,“我那天……看你一个人晕倒在路边,似乎是……”曲和指着他身上缠着的绷带,“伤了。”

黄日跳低头看自己明显被清理过的身体,“你给我弄的?”

“嗯。”曲和老实回答,“你伤的有些严重,所以没敢让你见水,就是用湿毛巾……”

见黄日跳挑眉看他,曲和识趣的闭了嘴。

黄日跳掀开被子想下床,扯到大腿上的伤,疼得“嘶”一声。曲和赶紧上前将人往床上按,“你伤还没好,不能乱动。”

黄日跳拍开曲和的手,角雕出现在房间上空,挥着翅膀赶开曲和。

“你……”曲和被角雕的翅膀扇了个正着,被羽毛打到不得不眯起眼睛。

黄日跳忍着伤口传来的疼痛,下床裹上自己的衣服,说一句,“哈比,走了!”便带着自己的精神体摔门离开了。

曲和带着狞猫出门,想着把黄日跳给找回来,毕竟他身上还有伤。

黄日跳拖着受伤的腿,确实也走不远。

曲和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在一家饭馆前踟蹰着。

狞猫没看到角雕,于是无趣的缩回曲和的精神域内。曲和拍上黄日跳的肩膀,笑着问他,“饿了?”

黄日跳看他一眼,扭头准备离开。

曲和赶紧将人拉住,“诶,别走啊,我请你吃饭!”

黄日跳皱眉看着他,“我们认识吗?”

“你叫黄日跳,”曲和压低声音凑近黄日跳耳语道,“从军部逃出来的,我进过你的精神域,都看见了!”

黄日跳拍开曲和抓着他的手,面色阴沉,“我叫黄志雄。”

“……”

见黄日跳又要走,曲和赶紧再次抓住人,“你昏迷这几天都没吃东西,我带你去吃点。”说完也不管黄日跳是否同意,强行拉着人往饭馆走。

饭馆老板娘和曲和熟识,看到他俩在门口磨蹭,赶紧走出来招呼,“哎呀,小曲啊,快来快来,我们家老陈最近又研究了几个新菜!”

最终黄日跳被两人合力推进了饭馆。

“老陈是这家店的主厨,也是老板娘的老公,”曲和向黄日跳介绍道,“陈叔做的菜可好吃了!”

老板娘笑着问曲和,“还是和以前一样?”

曲和想了想,“多加两个菜吧,陈叔不是研究新菜了吗?给我们来两个!”

“好叻!”老板娘爽快记下,“还需要什么吗?”

“味道不要太重了,我这个朋友口味比较清淡,受不了那些!”曲和又嘱咐一句。

黄日跳看他一眼,对老板娘说,“再来几瓶酒。”

老板娘打量几眼黄日跳,又转过头来询问曲和,曲和冲她点点头,“来一瓶吧。”

 

曲和谢绝了老板娘的帮助,再次将黄日跳扛上肩膀往家里拖的时候想,酒这种东西,以后还是不要再点了。

黄日跳喝得晕晕乎乎,力气却不小。又是踢人又是挥手,几次从曲和的肩膀滑落摔到地上。曲和只得一次次将人从地上再拉起来。

“你拉着我……做什么!”黄日跳再次挡开曲和拉他的手。

“……”曲和不同他争辩,他醉成这样实在也没法争辩。

黄日跳再次被曲和扶起来,走了两步停下来,曲和偏头看他,他也直直地望着曲和。

“你……”黄日跳眼珠往上一翻,昏睡过去,曲和眼疾手快抱住他,险些被人带倒。

曲和拖着睡死了的黄日跳,长叹一口气,“总算是安静了。”

 

曲和日记

祜弁21341

黄日跳执意说自己叫黄志雄。

我告诉他,我进他精神领域里看过了,他从小到大都是叫黄日跳。

于是他拿酒瓶子砸我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@勒死你 清清  @糖水薰 情敌熏 我们三激战一夜 整理出来的故事大纲。

第一次写哨响,有问题欢迎指出!

爱你们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角雕

狞猫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黄志雄×曲和】黄日跳观察日记(二)

评论(42)
热度(255)
  1. 爱围观的ssica木卜_PanDaHoLic 转载了此文字
© 木卜_PanDaHoLic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