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讲故事,只会编故事

【凌远×李熏然】29次无疾而终和1次欣喜若狂(30)

@勒死你 完结了!!!!!!撒花!*★,°*:.☆\( ̄▽ ̄)/$:*.°★* 。 

*第二十九次求婚失败

李熏然叼着牙刷从厕所里探出个脑袋,问正在打领带的凌远,“你下午没事吧!”说话的动作带出零星泡沫,赶紧进去将口里的牙膏沫用清水漱掉。

“嗯?”凌远对着穿衣镜调整领带。

“下班陪我去个聚会呗,简瑶昨天打电话约我了,”李熏然的声音从厕所内传出来,期间还夹杂着漱口的声音,“她说好久没聚了。”

等了一会没等到凌远的回答,李熏然又探出脑袋,“去不去呀你!”问完之后小心地看了凌远一眼,内心有点忐忑。

凌远系好领带之后整了整领子,回答道,“去!”

李熏然心满意足重新进到厕所里,过了一会儿又问,“早饭吃什么?”

“你想吃什么?”凌远从卧室出来,靠到厕所门口看着李熏然。

李熏然用手鞠一捧水扑到脸上清理洗面奶留下地泡沫,“家里还有什么?”

“我待会去看看。来,”凌远从背后抱住正在洗脸的李熏然,“先给我抱抱。”

“一大早就这么腻歪?”李熏然笑着拿毛巾将脸上的水擦干,乖乖任凌远抱着,“儿子喂了?”

“嗯。”凌远避开李熏然刮胡子的剃须刀,在他另一边脸颊上亲了亲。环住身前的人,透过面前的镜子仔细端详着李熏然,“我真的觉得和你一起的时间怎么也不够。”

“对了,”李熏然微偏过头对凌远说,“年底我把年假休了,我们出去旅游吧!”

“你说去哪就去哪,”凌远将下巴搁到李熏然的肩膀上,“你问多少次我都是这个答案。”

“没主见!”李熏然将剃须刀清理干净放好。

凌远掐一把他腰上的痒痒肉,笑着说,“你把我给惯的!”

“去去去!”李熏然挣开凌远的怀抱,回房间换衣服。

凌远看着李熏然走出去,跟着他也出去了。李熏然见凌远跟进来,抬起光裸的左脚问,“我的袜子呢?”

凌远帮着翻出来,李熏然接过,一边往脚上套一边说,“我真的发现,跟你在一起久了,好多事没有你我就做不好了!”

李熏然一边说一边提裤子,“一定是你把我的智商给吃掉了!”说着倾身拿起床上放着的外套,企图将凌远套住,嘴里还振振有词,“妖怪!看我收了你!”

“喂喂喂!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。”凌远护着头,“我上好发胶了!”

“别跑!”李熏然笑着想追。

“头可断发型不可乱!”凌远又退后几步。

李熏然追他,忘记自己裤子只提了一半,一个踉跄向前,“哎哟,我去!”

凌远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接住人,李熏然伸手扶住他的手臂,一脸哀怨,学着女鬼的腔调说,“把我的智商还给我,还给我!”

“拿去拿去!”凌远抓着李熏然的手放到自己的脸,“都是你的!”

李熏然顺势拍了一下,“皮肤挺好!”

凌远摁住人亲了口,李熏然另一只手抓着裤子往上提,“我的皮带呢?”说着回头看。

“后面挂着当尾巴呢!”凌远将人转个面,李熏然下意识用手在耻骨附近摸了摸,果真挂着呢,凌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“别动。”

李熏然老实站定不动了,任凌远帮他穿好皮带,从身后环腰给他扣好,“抓住了!”

李熏然痛心疾首的哀叹,“这样下去不行啊!”

凌远点头,“是沉了点!”

“去你的!”

凌远赶紧转移话题,“早点想吃什么?”

“不是问过了吗,家里还有什么?”李熏然将外套穿好。

“可能还有包速冻饺子。”

“就吃这个吧。”李熏然跟进厨房看凌远煮饺子,“一会儿我开车送你吧,晚上再去接你。”

“嗯。”凌远一手拿筷子一手托着盒子问李熏然,“你吃多少个?”

“有几个?”李熏然凑过去看一眼,“分你一半,其余归我!”

“好。”

然然这个时候贴着李熏然的小腿坐了下来,李熏然看它一眼,“你不是吃过了吗?跟着干嘛?”然然歪着脑袋吐舌头。

李熏然指着它对凌远说,“这货没得吃!”

“你再给它点狗粮。”凌远将火稍微调小一点,然然叫了一声摇着尾巴去食盆边等吃的。

“你不是喂过了吗?这样下去迟早变胖子。”

“长身体的时候嘛!”

李熏然将狗粮倒进食盆,蹲下身摸然然的脑袋,然然看他一眼,接着吃自己的食物,“你可给我听话了,不然等哪天你爹忙不过来了,迟早得把你送人!”

“胡说什么呢?”凌远过来叫人吃饭,正好听见李熏然胡说八道,“别吓唬它!”

“我这是教他认清局势,你也知道……”李熏然看一眼凌远的表情,转移话题,“饺子好了?”

“哼,算你识趣!”凌远警告地看他一眼,“再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“饿死了!饿死了!”李熏然赶紧推着人去饭桌。

凌远放好饺子,去冰箱拿番茄酱给自己盘里加上,李熏然皱眉看一眼在他眼前完成的黑暗料理,“你口味越来越怪了啊!”

“我一直这么吃!”凌远为了证明,大口吃了一个饺子给李熏然看。

李熏然看他一眼,塞一口饺子进嘴里,跟凌远分享局里的八卦,“你还记得前两年牺牲的那个老陈吗?听说他媳妇最近要改嫁了,要我说这样也好,她一个人要照顾两家的老人,还有那么小个孩子,现在有个人照顾也是好事。”

“哦,那个总调戏新来小妹妹的?”

“……”李熏然差点被饺子哽住,“我跟你说正经的呢。”

“我听着呢。”说着,凌远又吃了一个饺子。

“而且调戏妹子的不是他,是老程!”李熏然也跟着吃了一个。

“哦。”凌远又往自己盘里加了点番茄酱,顺手往李熏然盘里也挤了点,李熏然来不及制止,“……凌远,你学坏了!”

李熏然将自己盘子里沾了番茄酱的饺子都扔到凌远盘子里,又从凌远盘子里找没有沾到番茄酱的饺子,挑了半天,完全没有,李熏然将筷子摔到桌子上,瞪凌远。

“别浪费啊!”凌远用筷子指了指他剩下的饺子。

李熏然接着瞪人。

“你要趁早适应咱家的口味,以后做饭可不会迁就你了!”凌远说的云淡风轻。

李熏然仍旧瞪着他,“凭什么以后不迁就我了?”

“因为要一起过日子,迁就来迁就去,像话吗?”

李熏然撇嘴,戳自己盘子里的饺子往嘴里塞。

“对了,”凌远接着说,“你那天拿了我的戒指没还我吧!”

“嗯?”李熏然用力嚼着口中的饺子。

“嗯。”凌远应一声继续吃。

李熏然看他一眼,望天,“忘记放哪了!”

凌远抬头看他,拇指擦掉他嘴角的酱汁,放嘴里吮了下,继续吃自己的食物,还不忘回应他一声,“哦。”

“哦?”李熏然心虚,赶忙问,“几点了?”

凌远收拾碗筷的手顿了顿,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我走啊!”

“我上班迟到可是要扣奖金的!”李熏然嘟囔。

凌远看他一眼,加快手中的动作,“马上。”

李熏然趁凌远洗碗的空档,在家里来回溜达,顺手揉乱了阿远和然然的背毛,过一会儿问一遍,“好了吗?”

“来了。”凌远将外套搭手上,和李熏然一起在门口换鞋。

“等等,”李熏然将穿好地鞋踢掉,“手机忘拿了!”

凌远站在门口等他回来,重新将鞋穿好,开门走了出去。关门后凌远叫住李熏然,“等等。”

“嗯?”李熏然被凌远吻住,不甘心就这样被吃得死死的,李熏然用力将凌远推到墙上,将他禁锢在自己手臂之间,加深了这个吻,半晌将人松开,舔了舔唇,“再不走真的要迟到了!”

李熏然抓着凌远的手,将人带进电梯,“多久了?”按下一楼之后,没头没脑的的问了一句,“我们认识多久了?”

“我总感觉,像是已经和你过了一辈子了。”李熏然不等凌远回答,自己抢先开口道。

“我是要和你过一辈子呀。”

李熏然捏着凌远的手指,学着他以往的语气,“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?”

“有,”凌远转头想着李熏然,“你每天都在说!”

“有吗?”李熏然诧异。

凌远轻笑,“这种事你重来都不是用说的。”

“难不成是用做的?”李熏然话出口后只觉得窘迫。

凌远不说话,看着他笑。

李熏然整理一下情绪,重新开口,“我最近总在想,等你老了以后,回忆里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凌远静静听着他说,“要是没有遗憾就好了。”

“我觉得吧,只要跟你在一起,以后大概都不会有遗憾了。”

“所以结婚吧,凌远!”李熏然望着有些震惊的凌远,脸颊不自觉地烧了起来,“不行不行,我果然还是说不出这种肉麻话。”

正巧这时电梯也到了,李熏然抢先走出电梯,回头嘱咐道,“刚才那个不算,你快忘掉!”

“好!”凌远忍笑,“不过,至少我什么时候想起你,都是会是笑着的,这个答案你满意吗?”

李熏然的耳朵也变得通红,“骗人!”

“没有!”

两人和平时一样打着嘴仗坐车去上班。李熏然将人送到门口,挥手对凌远示意后,掉转车头离开了。

他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

李熏然翘了一天的班,这会儿局里还算太平没什么大事。他开车回家,简瑶和傅子遇提着大包小包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。

“简萱呢?”李熏然问。

“萱萱去取蛋糕了。”简瑶提了提手中的袋子,“还不开门让我们进去?”

李熏然赶紧开门,然然冲出来险些将简瑶撞倒,还好李熏然眼疾手快扶住人,阿远从客厅刺溜一下窜出来,弓着背对着傅子遇发出警告地咕噜声。

傅子遇和简瑶对视一眼,调侃道,“你们家院长教育的真好。”

李熏然窘然,拍拍然然的脑袋,又弯腰将阿远抱起来,带着两个小家伙去了阳台,“你们先弄着,我给这俩做做思想工作。”

等李熏然搞定俩儿子再出来,家里已经变了样。五彩斑斓的气球和彩条挂满整个房间,李熏然怎么看怎么觉得是新年的气氛,见傅子遇按照简瑶的指示想将一副卡通贴画贴到墙上,赶紧制止,“别别别,等凌远回来看到要抓狂的。”

简瑶看一眼傅子遇,“凌院长的教育工作是真做的好。”

这简萱带着韦天舒来了,然然之前见过韦天舒,用脑袋蹭他的小腿,韦天舒拍拍它的背,对李熏然说,“我说你怎么突然想开了?之前折腾那么久都不答应!”

“就是,熏然哥,我听说凌院长在年会上的阵势那叫一个大!”简萱附和着,“你怎么拒绝得了?”

“对啊,熏然,你怎么突然就开窍了?”简瑶也跟着闹。

“我去给凌远打个电话,”李熏然微红着脸躲进厕所,仔细的锁上门,把起哄的人都关在门外,却漏掉了一个阿远。布偶猫高傲的蹲在洗脸盆边,眯着眼睛瞧他,李熏然和它大眼瞪小眼,半晌想起自己是要干嘛的,一手给阿远顺毛,一手拨通了凌远的电话。

“怎么?”电话那头响了两声,凌远便接通了,“李大少爷到哪了?”

“你忙完了嘛?”李熏然用手指搔阿远的脖子。

听筒里传来窸窸窣窣纸张翻页的声音,“对。”

“那个,可是我这边还有点忙。”李熏然开始捏阿远的耳朵,“要不你去简瑶说的那个餐厅等我吧,不过你得先回家一趟,我给她的礼物忘记拿了。”

“行,没问题。”凌远爽快答应。

李熏然呼出一口气,说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。还好一切都按照计划在进行着,李熏然整理了下表情,抱着阿远走出厕所,外面四个人都含笑看着他。

“你们看我干嘛?”李熏然被盯得有些瘆的慌,“弄完了?”

“早就弄完了,就是这蜡烛……”简瑶故意将尾音拉长,韦天舒赶紧接口,“六十根可得点好一会,你是现在点,还是待会点啊!”

李熏然还来不及反击,电话响了,看一眼手机屏幕,用嘴型示意几个人“局里的电话”。四个人配合着安静下来,李熏然接通电话,“嗯……没事……好的……那我一会儿回来……嗯……没事没事,不用……好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简瑶问。

“局里临时有点事,得回去一趟。”李熏然无奈的摊手。

“怎么这样……”简萱不满,“我跑了好远排了好长的队才订到的蛋糕啊!”

简瑶拍拍简萱的背,傅子遇对她说,“工作嘛,没办法。”

“你这么走了可不行!”韦天舒灵光一闪,“要不就现在打电话跟凌远说!”

“啊?”

“啊什么啊,我们忙了这大下午,为了什么?”韦天舒接着说,“还不就是为了见证这一刻!”

傅子遇点头,“这话说的有理,总不能让我们白忙活一场吧!”

简瑶和简萱也跟着起哄,“大不了一会儿我们再帮你把这收拾,不过我们必须得见证你求婚!”

李熏然被闹得没办法,按下免提拨通了凌远的电话。打就打吧,反正这些话总是今天要说的。

“嗯?”凌远那头的声音有点不太清晰,估计是蓝牙耳机信号不好,“又有什么指示,祖宗!”

简萱捂嘴偷笑,李熏然红着脸问,“你出发了?”

“嗯,在回家的路上。”

“我今晚的聚会可能去不了了,”李熏然无视面前四个人的笑脸,“局里临时有点事,要不你就在家等我吧。”

“……”那边沉默片刻,“好。”

“凌远……”李熏然深吸一口气,“我之前就跟你说过,我的工作没有办法准确地掌控自己的时间。好多次明明事前约好了,任务来了,最后都只能作罢……仔细想想,好像只有我受伤那两次长假,是真真正正地陪在你身边。”

“局里的同事都说,我们这个行业是最难找媳妇儿的,人姑娘有几个愿意守着这样的丈夫?”李熏然轻笑。

凌远自然地接过李熏然的话,“我也总是忙,没顾忌你的感受。”

“你先别说话,听我说完!”李熏然打断凌远。

“好。”凌远带着宠溺的轻笑声,弄得李熏然更加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我准备了好久,”李熏然停顿片刻,“不过好像又要食言了。”

“没有食言,我答应你了。”凌远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,是李熏然对面四个人从来都没有见识过的温柔,“等你。”

“我还没说完呢!”李熏然埋怨道,想好的词又忘记了,“我刚说哪了?”

简瑶对着李熏然做口型,李熏然接着说,“嗯,对。都说警察不好找媳妇,我以前也是这么觉得的。不过我好像比他们都幸运,你说我怎么就遇见你了呢。

“以前我对“同性恋”这三个字是有质疑的,可是现在我明白了,我们不过是刚好爱上了和自己有着相同性别的人罢了。”

“嗯,我爱上你了。”李熏然轻笑,“而且很久了。

“你看我的眼神,你朝我笑的样子,你生气从来都是因为我不小心把自己弄伤,还有你难过的样子……我全部都喜欢……除了你生气的时候。”

“……”短暂的静默后,李熏然接着说,“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得到我爸的原谅了,可是我已经习惯有你的生活了,我还能怎么办呢?”

“我们结婚吧凌远,我想和你结婚!”李熏然轻呼出一口气,他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,“以往每一次,都是你对我说这句话。

“这一次,由我来问你。

“和我结婚好吗,凌远?”

李熏然轻闭上眼睛,等待着凌远的回答,即使他知道凌远的答案一定会是那一个,但仍旧避免不了紧张,声音略微带着颤抖,又问了一遍,“你愿意和我结婚吗,凌远?”

“好,我们结婚。”

凌远的回答传进李熏然的耳朵,李熏然握着拳的双手松开来,如释重负的“耶”了一声。围着电话的另外四个人也欢呼起来。

李熏然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,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坐在沙发上的人,“我走了,你们快点把屋子收拾了,记得给我锁门!”

“是,院长夫人!”四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。

“凌远才是嫁的那个!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一开始的时候我和 @勒死你  应该都没想到,真的会写到这第三十次。

谢谢每一个为我们点赞推荐评论出梗的小伙伴。

这个故事还没有完结,大家应该看到 @勒死你 列的按时间轴走的目录了吧,后面还有几个番外呢。

我们番外再见咯!

凌远×李熏然】复制品+29次和1次—目录 ☜ 其他章节戳这里




评论(35)
热度(611)
© 木卜_PanDaHoLic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