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讲故事,只会编故事

【凌远×李熏然】29次无疾而终和1次欣喜若狂(14-1)

*第十三次求婚失败

*依旧 @勒死你  么么哒(づ ̄ 3 ̄)づ

*凌远视角 李熏然角度戳我


凌远看了眼手表计算了一下时差,估摸着李熏然这个点应该已经要准备睡觉了,于是拨通了他的号码,电话嘟了几声没有人接,凌远挂断之后翻了两页文件,再次拨通了李熏然的电话。

“喂,凌远。”电话那头响起了李熏然的声音,“你忙完啦?”

“嗯,”凌远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揉捏着自己的睛明穴,听到李熏然的声音瞬间觉得放松了下来,“终于肯接电话了?”

“刚洗澡去了。”李熏然回答完后接着说,“我跟你讲,今天阿远抢了然然的玩具,两个人打了一架。”

凌远忍着笑意问他,“你不管管,怎么当家长的?”

“……”李熏然用沉默回答了他。

于是凌远接着问,“那你呢,你今天怎么样?”

“就那样呗,”李熏然答得随意,凌远透过电话听到了家里金毛的叫声,想必又是李熏然在拿着玩具逗它呢呢。

“今天做了什么,累不累?”凌远接着问道。

“上班呗。”李熏然絮絮叨叨的说着今天情况,“回来溜了然然,它好像看上我们院子里那只萨摩耶了,可惜人家不愿意和它玩。”

凌远走到窗边往外望去,酒店窗户外正巧是个公园,几只狗在草地上玩耍着,凌远惊讶的说,“我们家然然也会被嫌弃?”

李熏然不接他这茬,反问,“你今天都干嘛了?”

凌远走回桌边,翻了翻桌上摊着的文件,“就开会,你知道的。”

“开会无聊死了!”李熏然的抱怨声让凌远的心情好了许多,凌远应了他一声表示赞同,李熏然接着说,“那么多人听一个人瞎叨叨。”

“嗯。”凌远脸上的表情变得温柔起来,语气也带着爱意,“我想你了,我就在想,怎么今天见不到你呢。”

李熏然在电话那头哼哼两声,“谁叫你跑那么远出差。”

“没办法啊,”凌远说得无奈,“陈局指名道姓的。”

“是后天回来吗?”李熏然那边传来他趿拉着拖鞋走路的声响。

“嗯,后天回。”凌远想象着他从客厅走回房间的模样。

“你那边是中午吧,午饭吃了吗?”李熏然问。

“吃了。”凌远回答着,又问李熏然,“别说我,你按时吃饭了吗?”

“我想想,”凌远听着李熏然的话,脑海里又浮现出他仰着脸回忆事情的模样,李熏然嫌弃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,“我中午吃的盒饭简直难吃死了!”

“知道我的好了吧,”凌远在书桌前坐下,把玩着手中的钢笔,“每天变着花样给你改善伙食。”

那边李熏然小声的嘀咕着,“一直都知道好不好。”

凌远宠溺的笑道,“嘴都养刁了。”

“都怪你!”李熏然抱怨着,凌远能想象出他现在的样子,瘪着嘴瞪着一双鹿眼,要是自己在他身边一定免不了拍上肩膀的一掌,“原来哪有这么多毛病,都你给惯的。”

凌远嘴里溢出一声轻笑,“就是要把你惯得别人都不想要。”

“到时候你再把我甩咯?”李熏然笑着接了一句。

“怎么会,”凌远赶紧否认,声音里也带着笑,“我人都是你的,你可要负责。”

李熏然又哼哼两声,“你儿子还在我手上,你要是敢乱来,哼哼,我就杀人灭口了。”

凌远顺着他的话说,“好汉饶命!你可别乱来,赎金多少我都给,不然我家里的那位可要发疯了!”

李熏然被他逗得哈哈笑,凌远看了眼时间,问,“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

“你不也还没睡吗?”李熏然答得理所当然,完全忘了时差的存在。

“我不在家就没个人能看着你了?”凌远装作生气的问。

“我这不是要等你电话吗?”李熏然狡辩道。

“你上床了吗?”凌远问,“躺下,我给你念点东西,帮助你睡眠。”

李熏然不干,“我才不要听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学术文件!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,都是心血!”凌远翻出两张手写稿,哄着李熏然,“来,乖,躺下,我来给你念。”

“我已经躺下了。”李熏然嘟囔一句,听筒里传来一声猫叫,接着是李熏然翻身的声音。

凌远叹了口气,“不准让他们上床,床上都是毛,难搞死了!”

李熏然赶紧扯开话题,“你不是要念东西吗?快念快念,电话费贵死了!”

“好好好,”隔着大半个地球的凌远也只能依着他了,“你闭上眼睛,电话放枕头边开外放。”

那边传来一整响动后,凌远听见李熏然说,“好了。”

凌远念的缓慢,声音放得很轻,像是羽毛一般柔软的落进李熏然的耳朵:

”Let me not to the marriage of true minds

Admit impediments. Love is not love

Which alters when it alteration finds, 

Or bends with the remover to remove: 

O no! it is an ever-fixed mark

That looks on tempests and is never shaken; 

It is the star to every wandering bark, 

Whose worth's unknown, although his height be taken. 

Love's not Time's fool, though rosy lips and cheeks

Within his bending sickle's compass come: 

Love alters not with his brief hours and weeks, 

But bears it out even to the edge of doom. 

If this be error and upon me proved, 

I never writ, nor no man ever loved.“【1】

电话那头已经传来李熏然平缓的呼吸声,凌远宠溺的轻笑一声,将声音放得更轻柔一些,尽管知道李熏然已经睡着了,仍接着念道:

“thanks for being my wife, my partner in life and my one true love. 

I will cherish our friendship and love you today, tomorrow, and forever. 

I will trust you and honor you

I will laugh with you and cry with you. 

I will love you faithfully

Through the best and the worst, 

Through the difficult and the easy. 

What may come I will always be there. 

As I have given you my hand to hold

So I give you my life to keep

So help me God ”【2】

  

李熏然在梦中隐约听到凌远的声音,翻了个身,蹭了蹭枕头,鼻子嗅了嗅带着凌远身上沐浴露味道的被子,梦中低喃了一句什么。

 

凌远将电话挂断,望一眼窗外倾洒进来的阳光,突然很想飞回家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1】出自莎士比亚的情诗,翻译如下:

我绝不承认两颗真心的结合

会有任何障碍;爱算不得真爱,

若是一看见人家改变便转舵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或者一看见人家转弯便离开。

哦,决不!爱是亘古长明的塔灯,

它定睛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;

爱又是指引迷舟的一颗恒星,

你可量它多高,它所值却无穷。

爱不受时光的播弄,尽管红颜

和皓齿难免遭受时光的毒手;

爱并不因瞬息的改变而改变,

它巍然矗立直到末日的尽头。

我这话若说错,并被证明不确,

就算我没写诗,也没人真爱过。

【2】结婚誓词来自百度,翻译如下:

感谢你做我的妻子,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。

我将珍惜我们的友谊,爱你,不论是现在,将来,还是永远。

我会信任你,尊敬你,

我将和你一起欢笑,一起哭泣。

我会忠诚的爱着你,

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,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,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。

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,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。

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,

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。

所以请帮助我 我的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越洋电话费很贵的,所以今天没有很长。

ε = = (づ′▽`)づ 

【凌远×李熏然】复制品+29次和1次—目录 ☜ 其他章节戳

评论(16)
热度(229)
© 木卜_PanDaHoLic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