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讲故事,只会编故事

【凌远×李熏然】29次无疾而终和1次欣喜若狂(3)

*依然求婚没有成功的凌院长。

*接第二次求婚失败,小警官的手还伤着呢。

 

李熏然推开浴室的门可怜兮兮地叫凌远的时候,凌远正坐在床上看文件,听到李熏然叫他便转过头来,“怎么了?”

李熏然轻咳一声,脸有些红,“那什么,你现在忙不忙?”  

凌远将文件举了举,“你看我忙不忙?”  

李熏然抬头望天,又见凌远只是看着他没有再搭话,只得自己开口,“帮我个忙呗。”    

凌远嗯一声示意他接着说。   

李熏然笑得谄媚,“帮我洗个脑袋呗。”      

凌远笑,“我当什么大事,怎么刚才不还说自己能行的吗?”说着掀开被子下床朝李熏然走来,凑过去闻了闻他的头发,皱着鼻子说,“确实是该洗了。”      

李熏然用左手推他,“夸张!我昨天才洗过的。”     

“那你今天还洗?臭美劲。”   

“那你帮不帮?”   

“帮帮帮,祖宗诶——”最后的尾音拖得抑扬顿挫。

李熏然最喜欢听凌远叫他祖宗了,每次凌远这么叫他都让他更得意一分。这个人是宠着他的,溺爱着他的,他觉得自己在凌远面前又变回个穿着开裆裤欠糖吃的小孩模样,凌远对他的好,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的糖。然而小孩子,是从来就得不到满足的,他总是不自觉想要得到凌远更多的关注。      

李熏然笑得得意,还奉承凌远一句,“那就有劳凌大院长了!”  

凌远看他一眼,“还不让道?我要进去。”   

“请请请——”李熏然立马拉开门,歪腰做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

凌远进浴室调试好水温,转头就发现人不见了,于是冲门外喊,“熏然,干嘛呢?”

“来了来了来了。”李熏然换了件睡衣进来。

凌远瞟他一眼,“洗个头都要换身装备,你可真是个事儿精啊。”

李熏然在凌远身侧站好,弯下腰头低进洗脸池里,反驳道,“这件没领子,比较方便。”

“是是是,祖宗。”凌远说着将花洒的水淋到李熏然头上,另一只缓慢的搓揉他的脑袋。

李熏然红了耳朵,嘟囔一句,“你别这么摸我。”

于是凌远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“我这是在帮你洗头李警官,你小心思想到什么上面去了。”说完伸手取了洗发水,现在自己掌心上揉搓出泡,在抹到李熏然的头发上。李熏然被凌远伺候得舒服极了,微闭起眼睛,嘴里还指挥着,“下面一点,在左边一点,对对,就这,痒。”

“等会给你洗完脑袋,你直接把澡也洗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洗完澡再吹头发,免得又弄湿了。”

“嗯。”李熏然腰弯得有些不舒服,左右晃动了,往左晃没什么,往右晃脑袋上的泡就晃到了给他搓脑袋的凌远的袖子上。

“别乱动,我可是洗好了的。”凌远拍一下李熏然的脑袋。

李熏然又晃了下,“腰弯着难受。”想了想,李熏然又说,“凌远,下次你要是受伤了,我也帮你洗脑袋。”

“我上次拜你所赐受伤的时候,也不见你帮我洗呀。”

李熏然想想还是觉得不对,改口说,“不对,你还是别再受伤了。”

“怎么,心疼?”凌远说着,也弯下腰去在李熏然的脸颊上偷亲了一口,“等你手好了还我一回呗。”

凌远这么一撩,李熏然也想和他闹了,偏过脑袋就往他胸口蹭,弄的凌远胸口都是泡沫不说,还湿了一大片。

“李熏然你再闹!”

李熏然嘿嘿两声,重新在原地弯腰站好,等凌远给他冲脑袋,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凌远从背后搂住他,手伸进衣摆里,在李熏然的腰上掐了一把,另一只手用花洒给李熏然冲着脑袋,正当凌远意兴阑珊的时候,李熏然突然嚎一声,“眼睛,泡泡进眼睛里了!”

凌远停下那只作怪的手,放下花洒当李熏然直起身来面对自己,“我看看。”

李熏然闭着的那只眼微微睁开一点,就感觉火辣辣的疼,刺激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,凌远扯过毛巾沾了水,给他把眼睛周围的泡沫弄干净了,“好些了么?”

李熏然又试着睁眼,还是难受。于是凌远一手扶住李熏然的后脑勺,一手改用手指沾水小心地帮他清理。李熏然眯着另一只没有受伤的眼睛,看着低着头神情专注的凌远,又忍不住想撩拨他,“凌远。”   

“嗯。”凌远专心帮他弄着眼睛上的泡沫,看李熏然动了两下,扶住他后脑勺的手又用了点力,“别动。”

李熏然乖乖站着不动了,凌远又问,“再试试?” 

虽然还是有点难受,但是眼睛已经能睁开了,李熏然红着一直眼睛冲凌远笑,“好了。”说完倾身蜻蜓点水似的吻了凌远一下。 

凌远将他推到浴缸边缘,“好了,祖宗,自己冲干净能行吧!”   

李熏然点头。 

“自己洗澡能行吧!”凌远又问。

李熏然接着点头。

“你说你这德性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得了你?”凌远扯了条毛巾将胸前和袖子上的泡沫胡乱擦掉,往浴室外走,“我去给你拿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凌远将睡衣拿进来的时候没有敲门,他将睡衣放到置物架上,对站在浴缸里准备放水冲澡的,脱得精光的李熏然说,“李熏然,我们结婚吧。”

“我没有办法想象有其他人帮你拿换洗的衣服或者洗头,抚摸或者亲吻。”   

李熏然先是被凌远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,条件反射地用手挡住重要部位,一脸受到震惊后的蒙圈,眼角还是因为刚才被刺激到的微红,然后就这样傻了吧唧的看着凌远,一时忘记该如何反应。

凌远接着说,“你这个伤残人士我交不出去了。”

“李熏然,让我照顾你好吗?”

李熏然此刻又是感动又是尴尬,手足无措,又觉得凌远是在故意逗他,有些恼火,急冲冲地开口,“凌远!”

“你说,我听着呢。”

李熏然压抑着怒气,红着脸问他,“你先出去!”

“那我当你答应了啊!”凌远笑得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。

“你先出去,这个样子我没办法思考!”

“害羞呀?”

“出去!”

“好好好!”凌远出去,将门带上。李熏然长呼一口气,打开花洒,在腾空的雾气中笑着低声骂了一句,“死流氓。”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觉有点OOC了,但是,甜吗?ε = = (づ′▽`)づ

  @勒死你 再次表白情话王(づ ̄ 3 ̄)づ

第四次求婚失败

评论(21)
热度(308)
© 木卜_PanDaHoLic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