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讲故事,只会编故事

【凌远×李熏然】29次无疾而终和1次欣喜若狂(2)

*想说的话借着凌远的口对李熏然说了,真特么爽。甜饼第二弹。

*  @勒死你 每章都要感谢小伙伴,么么么么么么哒(づ ̄ 3 ̄)づ

*第一次求婚失败


“凌远,在家吗?”李熏然小心翼翼的对着空屋轻喊了一声,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。

凌远正巧去阳台收了衣服准备回房,路过客厅看到李熏然探进来的大脑袋,便调侃他道,“哟,李警官,怎么回自个儿家倒像是做贼来的?”

李熏然这才将门推开走进屋里来,“你今天怎么回这么早?”

“为了庆祝我们李警官重返警队,当然要早点下班回家大显身手做几个好菜了!”

李熏然换好拖鞋,用左手将换下来的皮鞋摆好,“哦。”

凌远微微皱眉,随即又装作什么也没看出来的样子,继续把衣服抱进卧室,整理好放进衣柜。出来时看见李熏然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遥控器胡乱按着,问:“怎么样,第一天上班找回从前的感觉了吗,李警官?”

李熏然回过神来,按着手中的遥控器,回答道,“那是当然。”看一眼凌远发现对方在打量着自己,于是对他笑笑,“看我干嘛?你该干嘛干嘛去呗。”

凌远仍旧盯着他,李熏然被看得有些不自在,于是假模假样的往厨房望去,开口问,“今晚吃什么?”

凌远收回盯着他的视线,往厨房走,“今天的晚饭那可是相当丰盛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凌远一面将菜往饭桌上端一面喊李熏然吃饭,叫了半天没见着人,于是去客厅逮人去了。李熏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电视频道一直播着广告,他也不看就是呆呆的盯着地板。

“李熏然!”凌远走近叫他。

李熏然猛地转过脸来,茫然的看着凌远,“嗯?怎么了?”

凌远叹气,“吃饭了。”

“哦。”李熏然将手中的遥控器放下,跟着凌远去了饭厅,看到桌子上的菜就惊了,“做这么多,吃得完嘛?”

凌远将盛好的饭递给他,“吃不完的你明天带饭,中午吃。”

“嗯。”李熏然习惯性伸出双手接饭碗,右手碰到碗的时候明显的僵硬了一下,然后将重量不动声色地交到左手上。

凌远也不说破,又将筷子递过去。这次无论如何也得用右手了,李熏然将手伸过去接,凌远一把拉过来,将他的袖子撸高,“怎么伤的?”

李熏然想收回手,凌远抓着不放,“瞒着我,我就看不出来了嘛?”

李熏然不说话也不收手了,凌远将他的手翻转着检查了一遍,只有手腕处鼓了个大包,凌远将筷子放下,起身去找万红花油。

“没事,就是扭到了。”李熏然想叫住他。

凌远已经找到东西回来了,“真有你的啊李警官,上班第一天就带伤回家!”

李熏然低垂着眼,看着凌远帮他推淤肿的地方,“翻围栏的时候,手崴了一下。”

凌远不理他,手上却加重了力道,这一下疼的李熏然龇牙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轻点呀!”

“要揉开!知道疼了?”凌远提高了音量,手上的力度却轻了很多,“说吧,除了这个还有什么?”

“还有什么?”李熏然装傻。

凌远将他的袖子放下,收拾好药箱,洗干净手后才重新坐回来,又问一遍,“不想说?”

李熏然打马虎眼,“这你都能知道,凌远你真神了!”

凌远叹气,递过去一个勺子,“吃饭吧,菜都要凉了。”

两人沉默着吃饭,凌远偶尔给李熏然夹些菜到碗里。凌远生气了,李熏然其实挺怕凌远生气的,于是默默将勺子递过去,指着凌远面前的那盘菜说,“我要吃这个。”

凌远夹了一筷子放到他的勺子上,李熏然收回勺子默默的吃掉。        

“还要。”       

“还有那个。”        

凌远始终默默帮李熏然夹菜,却不看他一眼,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将自己面前的盘子和李熏然面前的对调过来,李熏然看着凌远手上换走的盘子,叫唤到,“那个我也要吃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

凌远将盘子放下,问李熏然,“好玩?”

李熏然摇头。 

凌远看着他的眼睛里些许求饶的成分,一瞬间又什么脾气都没有了,这人是自己宠坏的,能有什么办法?“没事,我生完气了。你还想吃哪个?”

李熏然又愧疚又委屈,忍不住扁了扁嘴,“凌远,我是不是特没用。”  

“你怎么没用?你要没用你那一屋子奖杯哪来的,那满屉子感谢信哪来的?”

“老郑今天出勤不带我,说怕我伤没好太危险。”李熏然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。

“那他是为了你好。”

“新来的几个都不愿意和我一组,我听见他们说怕我会失控伤了自己人。”

凌远将手中的碗筷放下,一手握住李熏然受伤的右手,一手蹭走他嘴角的脏东西,“李熏然我跟你说,别人怎么看你我管都不管,我只知道在我面前,我所看到的你的样子全部都是我喜欢的。”

“凌远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是谁,我看过懦弱的、受伤的,甚至奄奄一息的你,我也看到过不屈于本能,热爱每一个生命,充满正义感的你,为信仰奋斗的你。我甚至卑微的高兴着你受过伤,我才能乘虚而入……”

“不是趁虚而入。”李熏然急忙打断凌远。

“我爱的不是那个出现在电视,媒体上的完美的你,而且挣扎在泥沼,仍然站起来了的你,是出现在我面前,我所看到的你。”

“李熏然,我爱你,我们结婚吧。”凌远又重复着这些天一直在重复着的请求。

李熏然倾身抱住凌远,头埋在他的颈窝处,声音闷闷的,“你把我想的太好了凌远,我怕哪天你就失望了。”

凌远轻笑一声,拍着李熏然的背安慰他,“我不抓紧点,你要被人抢走了,我上哪哭去。”

李熏然松开抱着凌远的手,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一些,看着凌远的眼睛说,“新来的人都怕我身上的催眠没有被解除,他们觉得我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发狂,不只他们,我自己也没有信心,你不怕吗?”

凌远将手搭上李熏然的肩膀,“李熏然,我是谁?”

“嗯……凌远。”

“是我找回你的,你忘了?你如果再走掉一次,我就再把你抓回来一次。”

“那要是找不回来了呢?”

“我说过,我想要实现的东西,就没有实现不了的!”凌远说得自信。

李熏然被他逗笑了,“一点也不谦虚,自大狂。”

“吃完没,吃完我收碗了。”凌远站起身来,准备收拾东西了。

李熏然连忙将他拉回来坐好,“我还没吃饱呢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凌远说着,拿了个空碗去帮他盛汤,“明天炖猪蹄,吃哪补哪,以形补形!”

“去你的凌远!你才是猪!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木卜:早就过了一点就爆的年纪,可以做到不看不听不管了。于是跟大家分享一个我处在最狂热最容易爆炸的年纪时,我的初心底线,现在仍是我的初心底线的一个老Idol教给我的词(笑)。

闭·崇:默默地,闭上嘴崇拜我就好。

不必争论不必想着说服别人,因为你的每一条评论每一条言语有多少人会看?消息被推到首页,大家看的都是消息本身。放置他,让他自己在那,过不了多久,会有新的新闻,新的博人眼球的东西出现的。

喜欢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,所以学着闭崇吧。

你喜欢的人不会因为别人的话变成另外一个人,但是他会因为你正确的喜欢变成别人眼中更好的人。

前言不搭后语的,反正,就是这个意思吧。ε = = (づ′▽`)づ 

 第三次求婚失败

评论(27)
热度(397)
© 木卜_PanDaHoLic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