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讲故事,只会编故事

【凌远×李熏然】 复制品(四)

*上一章在这里

杜茂然来的时候凌远和李熏然正在沙发上抢电视看,凌远想看看财经报道,李熏然嫌无聊要看刑侦档案学习破案技巧,凌远觉得那都是加以润色过的能学到破案技巧才有鬼,两人互不相让,又都说服不了对方,于是遥控器来回在两人手中穿梭。

李熏然毕竟身体刚好,闹了几下有些喘就不争了,长腿往茶几上一搁,“不抢了,你看吧!”

凌远知他是在赌气,继续逗他,“不看啦?真的不看啦?”

李熏然被他弄得烦了,起身扑上去将凌远压在身下,凌远将拿着遥控器的手举过头顶,怕膈着李熏然,但李熏然可不管这些,死劲在凌远身上扑腾,一心只想夺下凌远手中的遥控器。

凌远被李熏然压在身下,他的头发扫过凌远的侧脸,呼吸就在凌远的耳边,凌远的眼神变得深邃,一个翻身将刚把遥控器拿到手的李熏然压到了沙发上。李熏然刚开始窃喜抢赢了凌远,结果一个天旋地转他就被压到了身下,他受到惊吓的时候就会瞪大眼睛,脸因为刚才的疯闹泛着粉色。

凌远看着身下头发凌乱,衣衫不整的李熏然,咽下一口唾沫,李熏然看着他的样子,知道情况有些不对,伸手推了两下,凌远仍旧趴在他身上不动。

“起来,重死了!”李熏然底气不足的嚷嚷着。

凌远厚脸皮的将脸贴近,“亲一下我就起来。”

李熏然扭头,表示不干,凌远又撤了一些手上的力道趴下去一分,“那就这样吧!”

李熏然这次是真的被压得难受了,“压着胃了,要吐了!”

凌远又将自己撑起来一点,“一下,一下就起来!”

李熏然无语,准备妥协的时候门铃却响了。看着凌远起身开门,心里竟有一丝小小的失落。

杜茂然和凌远站在门口小声谈论一番,李熏然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,手里换着频道,耳朵却仔细听着他们在说什么,奈何这两人声音压得实在过低,他只能依稀听到几个词。“作品”、“未完成”、“后遗症”还有“记忆篡改”,捏着遥控器的手太过用力,以至于遥控器不受负荷的发出细微的“咔哒”声,李熏然低头检查,电池的后盖被压开了。

 

杜茂然带着李熏然进到书房了解他的状况,凌远趁着这个机会在客厅处理这几天堆积下来的文件。

杜茂然看着李熏然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,于是率先开口,“还记得我吗?”

李熏然毫无情绪的回答,“杜医生。”

杜茂然点头,接着说,“听凌远说,你状态不好?”

“胃不舒服而已。”

杜茂然笑了,“是胃的原因,还是你想起什么了?”

李熏然盯着杜茂然的眼神变得锋利起来,杜茂然却不以为然,“记得我告诉过你什么吗?”

“天方夜谭吗?”李熏然反问。

“你不信我?”杜茂然不慌不忙的回答。

李熏然也笑,“不说我对凌远是有记忆的,就说替代品这种东西现代科技实现得了嘛?”

杜茂然用右手食指轻触了几下嘴唇,“你想诈我?你对凌远有没有记忆,你自己最清楚不过。”

李熏然想开口反驳,杜茂然接着说,“你确实和李熏然有重合的记忆,但你要知道,这就是为什么凌远选你做替代品的原因。”

杜茂然倾身凑近李熏然,在他眼前打了两个响指,“你要是不信的话,很快就会有证明出现了。”

李熏然的眼神变得茫然,他皱着眉缓缓重复着“复制品”三个字。杜茂然满意,轻拍了一下他的肩,“我看你也没什么大碍,不过是被谢晗囚禁时看到的场景对你的心理造成了影响。”

李熏然觉得头昏昏沉沉的,杜茂然继续开口,“我会嘱咐凌远近期不要做油腻的东西,免得让你想起那些画面。”

李熏然乖乖点头,杜茂然从包里拿出一个药瓶递给李熏然,“不舒服的时候就吃一颗。”

李熏然伸手接过,扭开盖子倒了一颗送进嘴里。见他吃了药,杜茂然又拿出一份报纸递给他,指着“X市惊现连环杀手”的标题给他看,“李警官,这么惨烈的案子你不管吗?”

 

第二天中午,凌远在厨房做饭,李熏然坐在客厅餐桌前啃一个苹果,心里想着怎么开口告诉凌远他想回去工作。

“真的不用我帮忙吗?”李熏然觉得应该从讨好凌远做起。

凌远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,“不用,你坐那就行了。”

“真的不用?”李熏然又问一遍。

凌远探出个脑袋看着他一脸宠溺,“你乖乖坐着就好。”

这时书房的电话响了起来,李熏然起身想去接,凌远连忙开口,“你别动,我来!”匆忙调小炉子的火,去书房接电话了。

李熏然趁着凌远接电话的空隙,到厨房看有什么能做的,他想掀开锅盖看一眼凌远在煮什么,伸手却被烫到。

凌远挂了电话,一脸担忧的神色,这时厨房传来“哐当”一声,他赶忙过去,“熏然?”

厨房里,李熏然一脸做错事的模样,锅盖掉在他的脚边,凌远想把他赶出厨房,“说了叫你别动吧。”

李熏然翻了个白眼不服气,凌远瞪他,“手没烫着?”

李熏然这才想起刚刚被烫到了手指,赶忙去水龙头下冲凉水止痛,凌远看着他笑的无奈。

“对了熏然,”听到凌远叫自己,李熏然嗯了一声表示听见了。

“这几天你就待在家里,哪里也不要去听到没?”

李熏然正好要和他说回警局的事,于是开口,“你看我身体没什么大碍了,我想这两天回去上班。”

“不行!”

凌远否决的太过果断,一时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。

凌远不想李熏然出门,是因为刚才那通电话。薄靳言告诉他最近X市出现的案子,凶手可能是谢晗的模仿犯,并且有线索指明他会对李熏然下手。

而李熏然想回去上班,不过是他的本性使然。凌远如此果决的拒绝了他,让他想起昨天杜茂然的话,凌远不愿意他出门是不是就是他所说的证明?

“杜医生说,回去上班对我有好处。”李熏然打破沉默。

凌远看着他的眼睛问,“他真这么说了?”

李熏然回看他的目光,“以毒攻毒!”

凌远看得出李熏然的坚持,那是他的熏然,倔强又不服输,他可以担心他却不能一味的过度保护他,李熏然不是柔弱的女孩子,他是一只骄傲的狮子,他得生活在他的草原上。

凌远叹了口气,想着回警局有他警局的同事可以帮忙照看着,于是开口,“回去可以,上下班必须由我接送。”

李熏然当然不同意,凌远又说,“就这一个条件,同意就回去上班,不同意你就老实在家呆着!”

李熏然只得认命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困了没检查,有错字请告诉我,想看评论呀么么哒!

真是勤劳呀,担心拖下去就会坑掉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下章然然又是神勇小干探了真开心。

 好像并没有神勇到的第五章

评论(26)
热度(143)
© 木卜_PanDaHoLic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