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讲故事,只会编故事

【楼诚深夜60分】失

*短短短。

@楼诚深夜60分 2015.11.05

明楼好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,从睡梦中醒来还是因为厨房传来的响动和香气。明楼睁开眼,窗帘被风拂起,有阳光趁机偷溜进来,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,想必又是个大晴天。他又闭上眼缓了片刻,才撑起身体坐起来。床尾已经放好今天要穿的衣服,明楼又在床上坐了片刻,才挪出被子更衣洗漱。

明楼感觉整个人都懒懒的,走出房间他便坐进沙发,一杯咖啡一张报纸开始新的一天。咖啡杯刚碰到嘴边,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美手夺了去,明楼顺着那只手向上看去,阿诚皱着眉头看他,“吃早饭去!”说完将他手上的报纸也抢了下来,“不怕犯胃病了?”

明楼目光一直跟着阿诚,直到他走进厨房再也看不见了,明楼才起身往饭桌的方向走去。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皮蛋廋肉粥和油条,明楼自己动手盛了一碗,还没来得及尝上一口,阿诚又从厨房端出了烧麦。明楼看着热腾腾冒着白气的烧麦想,这就是他前几天想吃的早点。阿诚将烧麦放下后,又走回厨房,明楼就看着阿诚不断的来回厨房和餐桌之前,馄饨、汤包、桂花糊、冷面、煎饼、粢饭……桌上的食物越堆越多,明楼终于忍不住开口制止,“你这是想改行卖早点了?”

阿诚将手中的煎包放下,看着明楼一脸真挚,“这不都是你之前说想吃的吗?”

明楼再次审视桌上的食物,是的,这些都是他近来一直想吃的。“那你也不用一次全上吧!”

阿诚瘪嘴,作势要将桌上的食物收走,“不吃算了!”

明楼赶紧拦他,“诶诶,坐下坐下,一起吃吧。”

阿诚眨眨眼,“等我把汤端出来。”

“鸽子汤?”明楼问。

“超肥的一只肉鸽子!”阿诚点点头,笑的得意。

明长官觉得好像输了点什么,“去吧,我等你一起吃。”

“稍等,明长官!”阿诚语气愉悦的走掉了。

明楼又细细的打量桌上的食物,每一样都是阿诚亲手做出来的,这些年这小子的厨艺倒是越来越精进了。厨房传来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,明楼回过神来赶紧过去看看。就见阿诚一脸可惜的站在灶台旁,地上是冒着热气香味四溢的鸽子汤加上瓦罐的碎片,阿诚见明楼进来,伸出左手可怜兮兮的递给明楼看,“烫到了。”

明楼难得看到阿诚如此孩子气的样子,笑着数落他,“算了呗,吃了早饭再收拾吧。”

阿诚却站在原地不动,就那么呆愣愣的看着他。

“怎么了?”明楼走近阿诚,想拉过他的手看看,“真的烫到啦?”

明楼抓了两下,终于抓到了阿诚的手,却和他记忆中温润的触感不一样,阿诚的手冰冷的没有一丝生气。

“阿诚?”明楼慌张的唤了一声。

“大哥……”

阿诚虚弱的声音传进明楼的耳朵,明楼抬眼想看清阿诚此刻的表情,眼前的画面却像浸在水中一般,朦胧模糊的看不真切。渐渐的,画面被不知哪来的红色液体渗透,起初只是四周,然后阿诚的整张脸都被覆盖。

……

 

明楼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身来,他用左手扶住额头,不去回想刚才梦中的内容。挣扎着起身,就着床边昨夜剩下的凉茶吃进两片阿司匹林,然后打开衣柜随意挑了套西服换上。

明楼进厨房泡咖啡的时候忍不住想,刚才要是吃上两口阿诚做的早餐就好。

他实在是非常想念那些味道。

还有,那个人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《幻》的时候就说过要是出现“梦”的话我就只有重写一篇早餐了,我说到做到,顺便还弥补了第一天没有写的肉鸽子。我真是机智。

甜梦在《幻》《迷》我又回到一字的题目简直开心。

 

评论(13)
热度(39)
© 木卜_PanDaHoLic | Powered by LOFTER